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童媛春 > 金融海啸中稍纵即逝的国际并购良机

金融海啸中稍纵即逝的国际并购良机

全球金融海啸席卷而过,在经历了最初的恐惧之后越来越多的人看到风险和机会是并存的。中国作为经济全球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此刻应采取适当的方法勇参博弈。通过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结合,在增加产业集中度的同时内涵式的扩大再生产,并前瞻性地掌握世界经济发展的战略布局。

目前,中国的企业正面临着一次产业升级,然而经过危机的洗礼,全球经济步伐放缓,国际资产价值显现,价格也趋于合理,十分有利于我国企业实现跨越式的发展,实现产业升级的目标。

但是,针对很多国内企业都在关注对于欧美企业的并购,把金融危机当作“抄底”机会的做法,笔者并不认同。不应抱着“抄底”的心态去做并购,而是要关注技术、工艺、市场和品牌等产业资本的重要因素。强调对于国外先进技术和品牌的消化能力。

此前,笔者曾提出,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以往受到限制的国际资源行业能够带给中国一些新的机会。事实证明,在资源层面的并购已经开始了。2008年下半年,中钢以98.52%的股权正式完成对澳矿企Midwest的收购。2009年2月中旬,五矿以26亿澳元购下陷入债务危机的澳大利亚第三大金属矿业公司OZ Minerals 100%的股权,完成对其的收购。而中铝也有意斥资195亿美元收购力拓。

然而笔者认为,结合资源层面的整合企业必须注重在产业当中扩大内涵式的再生产。因为整体的实力并不是依靠简单的堆砌实现的,单纯的提高产业集中度对于掌握定价权和话语权并没有太多的帮助。增加集中度必须要结合内涵式的扩大再生产,并且对于世界经济、中国经济以及产业发展的脉络和布局具有前瞻性的关注和研究,才有可能真正提升我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整体竞争力。

2009年2月初,传出吉利意图收购福特汽车旗下品牌沃尔沃,同时还有报道称曾与福特有过合作的长安汽车也有意收购沃尔沃。2月中旬,媒体再爆出仅有不到10亿人民币资产的四川汽车正计划出资5亿美元收购陷入困境的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旗下悍马SUV部门的业务。

巴菲特一直主张价值投资,但要注意到的是,他之所以能够游刃有余地操作“贪婪与恐惧”有两个重要的条件:第一是他控制的资金有足够大的规模;第二则是运作的多元化。而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在价值投资和国际化并购方面决不能照搬巴菲特的方法。原因在于即使购买了美国的企业,拿到中国来往往缺失一个重要的对接点——工艺,而技术环节需要工艺环节才能实现其商品化。美国的技术在工艺实现方面往往集中在欧洲和日本,这也是金融海啸发生后最先承认进入衰退期的是欧洲的原因。而中国虽然已经是制造大国,但现在我们出口的产品往往是工艺技术含量较低的产品。所以说,在产业资本并购的热潮中技术和工艺是我们要重点关注的方面。如果把全球的产业链条比坐一列奔驰的火车话,目前中国处在这列产业列车的中间阶段,承载了低端制造工作。而这列列车的车头是文化车,由文化带动,接下来是工程设计,这些往往由美国来控制,接下来是原材料的全球采购。我国处在列车的中间,即制造阶段,而后面物流、国际贸易、零售、售后服务等环节往往也不由我国控制。在这列奔驰的火车中,我们无法控制整个列车的方向及起停,而在整个阶段,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却是最大的,所有关于环保、劳工、资源、汇率等矛盾都集中在这里。了解在文化主导下全球产业链的运行模式对于条打破这样的束缚有着重要的意义,新一轮世界经济的发展重点在于对文化的整合,这要求企业更加重视文化资源的整合。

而对于品牌而言,买下对方的品牌有两个目的,第一是借人家的品牌进一步发展,第二是将其消灭掉。联想并购IBM PC业务就采取了后者。在学习500强企业的品牌建设经验当中,学习的关键是这些企业品牌建设阶段的经验而不是成熟后的经验。比如可口可乐在来中国之前,早已有了可乐的品牌与文化,但那时中国并没有喝可乐的群体,他们是如何做的?这便是所谓整合非主权的相对资源为绝对资源,也是中国企业最需要学习的产业整合阶段的手段与方法。

此外,服务产业和追求高附加值和高科技推动的产业及服务会有很大的机会也是企业在并购中应该注意的。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