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童媛春 > 礼葬“文明的冲突”

礼葬“文明的冲突”

《文明的冲突》一书作者,“文明冲突论”的创始人萨缪尔·亨廷顿于2008年12月24日与世长辞。全世界对亨廷顿的学问深怀悼勉。三天之后的2008年12月27日,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新一轮军事冲突爆发,以色列战机和武装直升机在当日开始对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空袭,随后以色列部队于2009年1月4日开始发动地面攻势。

有人认为巴以此次的冲突再次印证了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似乎是在以枪炮向“大师”致敬。笔者顽童在缅怀这位智者的同时,在对“文明冲突论”进行长期反思之后,明确提出巴以冲突根本不是“文明的冲突”。对于“文明的冲突”,顽童曾经在拙作《石油真相》中明确,所谓的“文明的冲突”只不过是一种被国际利益集团有意用来掩盖资源利益争夺的托词而已。

从所谓“文明的冲突”表面看来,巴以之间的僵持只能给人民带来无尽的苦难,没有丝毫的利处可言,但双方都不肯以任何方式妥协的背后大有文章。

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自2008年12月27日开始的巴以冲突时间表——

2008年12月27日,冲突第1天:以军大规模空袭加沙地带。

2008年12月28日,冲突第2天:以征召6500名后备役军人。

2008年12月29日,冲突第3天:以地面部队在加沙边境集结。

2008年12月30日,冲突第4天:以发动地面攻势准备就绪。

2008年12月31日,冲突第5天:以讨论48小时休战计划。

2009年1月1日,冲突第6天:以决定继续在加沙军事行动。

2009年1月2日,冲突第7天:以军地面部队持续向加沙集结。

2009年1月3日,冲突第8天:加沙武装人员继续发射火箭弹。

2009年1月4日,冲突第9天:以军凌晨开始发动地面进攻。

2009年1月5日,冲突第10天:以军哈马斯首次大规模交火。

2009年1月6日,冲突第11天:以提出停止军事行动条件。

2009年1月7日,冲突第12天:以决定继续推进军事行动。

2009年1月8日,冲突第13天:以遭到自黎方向火箭弹袭击。

2009年1月9日,冲突第14天:安理会通过停火决议草案。

接着我们再来简单回顾一下自2008年底到新年之初的油价浮动——

在国际原油价格一路狂跌之后,2008年12月19日出现了每桶33.87美元的罕见低价,历史上上一次出现如此的价格是在近五年前的2004年2月。请大家注意,哈马斯正是在油价最低的这一天首先开始了对以色列的火箭袭击。市场立刻反映,2008年圣诞前夕,油价稍有浮动至每桶38.98美元,之后又降回36美元之下。

2008年12月29日,油价开始回升,当日收于每桶40.02美元,这恰好是巴以冲突爆发后的第一个交易日。

2008年12月31日,随着以军地面攻势准备就绪,油价达到每桶44.6美元。

新年的第一个交易日——2009年1月2日油价上涨至每桶46.34美元,以色列决定继续在加沙军事行动,以军地面部队持续向加沙集结。

2009年1月5日,油价上涨每桶48.81美元,这一天以军与哈马斯首次爆发大规模交火。

1月6日,以色列提出停止军事行动条件,油价稍有下挫至每桶48.58美元,之后开始回落,7日达到每桶42.63美元,8日跌至每桶41.71美元。

2009年1月9日,随着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停火决议草案,油价降到每桶40.83美元。到1月12日,冲突进入第17天,油价回落至每桶37.59美元。

自2008年圣诞节算起,油价的套利过山车又一次从36美元之下经历上升到近50美元又下落至36美元左右,而这一轮翻滚完全是顺应巴以局势的动荡而行。

大家都看过双簧戏,有演有唱,十分精彩。而顽童认为,在巴以乃至中东问题上,以色列、巴勒斯坦、美国、和以伊朗为代表的阿拉伯国家为了推高油价共同策划了一出精彩的四簧戏。

先说美国和伊朗,他们在背后操纵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不断挑起争端,制造国际热点问题,对于二者而言都是有利可图的。为的就是让地球人都知道中东局势混乱,石油可随时有可能断,这就为石油提供了套利的机会。中东局势一混乱,石油价格就会上涨。作为石油输出国的阿拉伯国家利益不言自明。而美国呢?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僵持一天,就需要美国保护它一天,美国也就能从犹太人那里收到一天保护费。干嘛要和平?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也是同样都不希望和平降临。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一旦和平真的降中东,以色列就得不到犹太利益集团通过美国提供的援助;巴勒斯坦也同样得不到伊朗等阿拉伯国家提供的支持。日前就曾有埃及政府官员透露,伊朗已派出官员前往叙利亚向哈马斯施压,警告其不要接受停火协议,否则将不会为其提供武器装备和资金。美国和阿拉伯国家都不会再花钱在两方身上,双方也就都没有了收入的来源,没有钱了。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经过了长年累月的战争熏陶,除了毒品、色情交易之外已经没有了任何谋生的技能,地理环境的恶劣又不能让他们依赖农业,常年的混乱局势之下更没有发展旅游业的可能,这些纯纯粹粹的武化人除了打仗已经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赚来钱。

中东地区的战争就像提款机一样可以让以色列、巴勒斯坦、美国和阿拉伯国家四方随时得到利益,一旦和平到来,战争提款机就失去了工作的意义,大家都不好过。埃及作为中间人也从战争提款机上获得了相应的利益,因为巴勒斯坦建国失败没有政权,自然也就没有银行系统,所以各国为其提供的资助都必须经过埃及的银行系统,埃及从中捞取的手续费也是相当可观。

美国之所以迟迟不对伊朗实施强硬措施,只是象征性的警告而伊朗也就时不时的叫嚣几下,其实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倘若美国和伊朗真正开战,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经过了多年封锁和制裁的伊朗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实力可言了,他们45%的柴油和成品油都依赖进口,几乎没有什么炼油能力了,其他实力也是一样不堪一击。但是美国就是不打,就把它作为一个威胁放在中东,就像造鬼一样,为战争提款机的运作提供条件。

让我们再把视角扩大,自2008年底至2009年初,世界范围内还有另外三个事件格外值得关注,便是印巴恐怖袭击事件、俄乌“赌气”事件以及拉登录音带事件。

印巴恐怖袭击事件背后的推手实为沙特阿拉伯,而俄乌因为过境费用与天然气费用问题“斗气”闹得欧盟国家“享受”清凉冬日则更有借机推高资源产品价格之嫌。俄罗斯通过此举震慑乌克兰的亲美政策,试图在天然气供应协议中以计价计量两方面的限制整合非主权资源,使其天然气能够从乌克兰过境,同时也挑战了北约试图东扩的企图,给欧盟国家一些颜色。而沉寂已久的“基地”组织头目拉登在1月14日通过一家伊斯兰网站发布号召在加沙发动“圣战”的新录音带更是引起了各界关注。但在顽童看来,这些事件之间并非孤立存在。当巴以战势趋于缓和、俄乌在欧盟斡旋下达成天然气过境协议俄罗斯同意“放气”,好像事件都被摆平,油价却瘫软在了37美元没有了上行的迹象。油价如此之低,大家终于看不过去了。于是,巴以战事进入第三阶段冲突不断升级、俄乌天然气之争在即将恢复供气之时又出枝节、久违的拉登也发布了新的录音号召“圣战”。而这一系列的“升级”无不是为了推高油价而来。顽童认为在各方的“努力”之下未来油价极可能再次出现过山车似的拉高套利过程。

纵览全球,巴以军事冲突、印巴恐怖袭击、俄乌“赌气”、拉登现身,伊朗、沙特、俄罗斯多方联推油价事实确凿。而文明冲突理论不攻自破。

长期以来,中东的混乱局势和世界上各个地区所发生的很多事件都隐藏在“文明的冲突”之下,为资源争夺和金融炒作提供借口。然而,随着亨廷顿的远去,是时候礼葬“文明冲突论”,晒晒“文明的冲突”荫蔽之下滋长的资源争夺及套利真相了。

希望我们崇敬的亨廷顿驾驭“文明的冲突”之鹤一路走好。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