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童媛春 > 金融海啸三大震源与产业资本

金融海啸三大震源与产业资本

华尔街的金融风暴波及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破坏力度之大,已经使“风暴”升级为“海啸”。

笔者认为,此次金融海啸的震源有三。由房地产所引发的次贷危机是非常显见的一大震源。除此之外还有另两大震源:一是以包括石油在内的大宗商品进行的大规模套利;一是2003年以来的美伊战争耗费了美国大量的资源所带来的资源大失血。

这三大震源分别代表不同资本的利益。次贷代表的是金融资本;大宗商品代表了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而其中重要的是产业资本;由战争造成的资源大失血则代表了政权资本。这三方利益作为美国的核心利益,其重要程度上是有等级之别的——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和政权资本分别担当了卒、车、帅的位置。

2008年初次贷危机占据媒体及大众关注焦点的时候,笔者曾经提出危机的根源绝不是简单的局限于资本的逐利本性。我们看到,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此次金融海啸之初,诸多金融机构纷纷倒闭,投资人和金融集团的利益率先被牺牲,这正是美国所采取的“丢卒保车”策略,他们希望通过牺牲一部分金融机构的利益来维护产业资本。其原因就在于对美国来说产业资本的重要性远在金融资本之上,因为美国才是高端的制造业大国。

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的高额金融套利,代表了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融合,其中重要的产业资本。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使超越正常虚实经济比例的金融套利过度透支资源,转而影响了产业资本,成为金融海啸的第二大震源。

对全球经济进行全史化分析,认识资源的杠杆作用,能够更好的解释大宗商品的大规模金融套利行为。

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经历了古代、近代、现代三个阶段,历经螺旋上升发展的历史过程。根据三个历史阶段的不同生产力和经济的类型,可大致将其划分为农业经济阶段、工业经济阶段和资本经济阶段。

在农业经济阶段,以中国为主流代表的经济形式主要表现为农业自然经济。这一经济阶段以农耕为主要的生产形式,其本质是对土地的开发和利用。于是,土地资源成为了驱动人类社会及经济发展的资源杠杆。近代的工业经济阶段,以市场经济为主体,劳动力资源和土地资源共同成为了推动人类社会及经济发展的资源杠杆。现代经济则是以美国为代表、以金融经济为主体的金融资本经济阶段。作为工业、军事实力重要支撑的能源等大宗商品成为现阶段推动人类社会及经济发展的资源杠杆。这便使石油等大宗商品成为了金融套利介质而价格暴涨。

但在高额的疯狂套利背后,严重的资源透支会引发对于透支补偿的强烈要求。而能源等大宗商品恰恰是能够撼动美国产业资本利益的关键因素,超极限的疯狂套利打破了虚实经济之间的平衡,使其成为了金融海啸的又一大震源。

由战争造成的资源大失血所代表的政权资本在产业资本之上,是引发金融海啸的第三大震源。那么其与产业资本又是什么关系呢?

以战争的消费拉动社会需求,在美国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作为世界现代化经济改革的先锋,美国的军队已经形成所谓的社会化、专业化和功能化,传统各兵种的分工又有了新的细化。在后勤保障方面,无论是备服、餐饮、运输还是燃料供应都已经完全社会化。在IT泡沫、安然公司泡沫以及房地产泡沫纷纷破灭之后,战争成为美国消费型经济的推动力。新上任的奥巴马也将继承布什的战争遗产,加强对阿富汗的军事操作。而前段时间俄美在格鲁吉亚问题上的博弈更反映了美国其将核心利益回归欧洲的战略企图。

之所以说美国的核心利益在欧洲,一方面是因为欧洲是美国重要的金融市场合作伙伴,美国次贷中的一大部分都流入了欧洲。另一方面,欧洲作为美国高端消费市场的产品制造商,已经将美国的产业资本利益牢牢锁定在了欧洲。同时,欧洲还是支撑美国超级大国地位的高科技和军事科技领域的合作伙伴。次贷危机之后,美国终于看清必须打破俄罗斯对欧洲能源的扼制性控制局面,将美国核心利益转移回欧洲,于是美国利用格鲁吉亚萨卡什维利总统的个人战争冒险,意图实现其核心利益回归欧洲的战略。而我们看到,在愈演愈烈的金融海啸中,欧洲所受影响之大衰退之严重,也恰恰是因为产业资本的利益受到了严重伤害。

在经历金融海啸洗礼的同时,我们应该看到,美国的产业资本已经成为美国核心利益中最重要的部分。而主张以需求促进经济增长的凯恩斯主义在新总统的就职演讲中已经有所展露,奥巴马承诺要大规模修建桥梁和公路,支持科技发展,提高医疗质量,降低医疗成本,改善教育,这些对于基础设施和服务的改善都旨在为长期经济增长提供基础,这些投入无疑对恢复美国的产业资本利益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4